政策导向下的一片蓝海:托婴托育行业迎来新的商机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山西农业大学教务处_四川大学就业信息网_曲师大教务处湖北文正
阅读模式

   传统托婴托育行业几近崩溃,供给侧、结构侧矛盾日益凸显,谁来为二孩政策带来的人口高峰提供服务?谁又能够在这一片刚刚开辟的蓝海中笑到最后?专业化、优质化、国际化的托婴托育机构要去哪里寻找?

  我们首先来看一则文件:日前,国务院办公厅以【国办发〔2019〕15号】下发《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这是在二孩政策全面放开,我国人口,尤其是婴幼儿人口,即将迎来高峰的大背景下,国家为与此相配套的托婴托育行业,所制定的保驾护航政策。

  

  无独有偶,2016年11月,妇联等九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指导推进家庭教育的五年规划 (2016—2020年)》,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成适应城乡发展、满足家长和儿童需求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体系。

  2017年9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在贫困地区农村学前教育专题研讨会上明确提出——普及农村学前教育、促进儿童早期发展。

  2017年10月18日党的十九大首次提出“幼有所育”:就教育领域而言,我国今后不仅要办好义务教育,还要办好学前教育,未来,我国1亿多6岁以下儿童将进一步得到实实在在的大礼包。

  我们曾经为错过股票牛市而捶胸顿足,为没有在合适的时间买几套舒适的房子懊悔不已,为没有抓住电商大繁荣的商机而痛心疾首,为眼看着白酒股票大涨自己却没有及时抢购而灰心丧气。

  

  而走进新时代,我国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在托婴托育行业来说,主要矛盾是家长日益增长的育儿需求与供给严重缺位的社会托育服务之间的矛盾。

  但,反观当前3岁以下托育服务,三大困境让很多从业者和即将从业者踌躇不已:

   一是既有服务体系全面崩溃,托育供给总量严重不足。 在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福利性的社会托儿所服务体系全面崩溃,入托难、托班贵等问题十分凸现,这是大家都能够亲身感受到的。1991年至2000年间,孩子在公立托育机构入托比例持续下降;到2004年至今,几乎没有孩子在公立机构入托了。很重要的原因是,除极少数由政府举办、服务于高层次少部分人的托育机构之外,我们的公立托育机构基本消失了。

  2016年全国卫计委对十个城市的调查和2017年对四个城市的调查均发现,至少有1/3以上的女性对社会托育服务有需求,而实际上有多少孩子在托育机构里呢?可能全部加起来也就在4%左右,其中0-1岁有1.8%,1-2岁有1.5%,2-3岁有7%。可以想见供需之间有多大缺口!

   二是托育服务供给结构严重失衡,家庭需求难以得到满足。 市面上大部分提供3岁以下学前教育的机构只教不保,不仅不能够满足家庭或者女性的需求,反而有可能增加家庭的经济负担和时间成本。

  

   三是托育服务无质量保障,家长对此充满质疑。 把孩子,特别是3岁以下的孩子,送进托育机构后,家长能不能放心?孩子过得开不开心?社会整体能不能放心?这都是要画问号的。

  的确,我们看到一片市场空白,看到一片蓝海,但我们即缺乏长途跋涉不断探索、不断试错的时间、精力和金钱,也缺乏可以依赖的可靠的前辈为我们指路,告诉我们如何装修?如何招生?如何收费?如何设置课程?如何照顾三岁婴儿娇嫩的身体?

  我们需要搭乘一座大船,在经验丰富的船长和水手护航下,在这片物产丰富的蓝海中尽情撒网捕鱼。既然国内大陆托育服务供给不足,为什么不向外看看?

  我们访问近期在中国异军中突起的紫荆花·童心园国际日托,就是台湾在地精致化幼托机构,整合台湾培幼45年托育/托婴教案及模式,提供中国家长一個安心选择。

  

  紫荊花.童心园即将于6/14-6/17在北京举办一場四天三夜台式保育员的研討課程,來自台湾的育婴师深度交流,只要对托育产业有兴趣的人都可报名參加,报名专线:18500156175。

  

  选择紫荆花,搭上去往托婴托育行业蓝海的航船,自有人为你劈波斩浪,自有人为你掌舵护航,我们需要做的,是稳坐钓鱼台。

猜你喜欢